加湿器🍂

© 加湿器🍂 | Powered by LOFTER
 

隔壁.avi

激吻狗勾!!!笑飞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

除了脑洞我一无所有:

给加加的生贺 @加湿器🐣 加加生快!


cp:日狛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慎看



曾经说什么“再也不打tag”了,现在还是打了,只能说当初真矫情,自己以为自己是谁(摊手)


多点关心,多点评论,评论才是我用来发电的『爱』


————————
日向创认为自己是正经人。


秉公守法,进退守礼,是个新世纪五好青年。


日向创承认自己对狛枝凪斗是有些好感的,只是还缺少让对方明白自己心意的机会。


日向创的朋友大多数不靠谱,所以经常给他出一些比较奇葩甚至有点小缺德的主意。


日向创拍着胸脯强调自己是正经人,他可以坦率的表白自己的心意,但是绝对不会让狛枝为难,也不会做伤害狛枝的事。


但是正经人日向最近有了烦恼,很大的烦恼。


午夜,日向创被一串连续不断的声音所弄醒。


这声音百分百不可描述,千真万确的少儿不宜。


然而却是日向创最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他简直想坐起来面目表情地拧开厨房的天然气阀门然后抽根烟大家一起原地爆炸冷静一下。


声音出自隔壁——跟日向创共租一个房子的室友的房间。


租是日向创跟室友一起租的,但是住进去——室友带了女朋友。


于是日向创天天晚上都被直播隔壁的有声运动。


正经人日向创一点都不想承认,听久了,他还能从声音的高低缓急判断出隔壁这两口子究竟实在城市道路还是高速公路,亦或是乡间小路。


正经人要崩溃了。


日向创曾经跟室友表示过,请节制点,稍微安静点,夜深了大家都需要休息。


室友万分抱歉,表示一定改。


于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日向是早上被隔壁的发车声叫醒的。


唉——————


日向创决定,他不要跟这个室友一起住了,惹不起他躲得起,这个月之后他就跑路,走人,谁爱去住谁去吧,反正他不想再听什么■■■.avi了。


日向创盘算着,距离这个月结束,还有三天。


三天!!


一瞬间春暖花开,也就是说最多再听三次!三次就——


“呐,日向君——”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日向创内心的狂喜乱舞。


是日向创喜欢的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穿着工作装,身边放着一只小小的旅行箱。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能在你家借住三天吗?


“…………”


狛枝凪斗何等聪明,虽然日向创没什么表情,但是他明白了对方眼神中的抗拒。


于是他愧疚起来,但是这种愧疚被他用笑容掩饰了:“……日向君的表情真的是意料之内啊,真是的,拒绝就说嘛,毕竟我这种人随便怎么拒绝都可以吧?日向君可要好好学习学习噢,这么容易被人看懂可有违未来之名啊!”


狛枝凪斗说完就拎起箱子跟日向创告别,刚一转身就被日向创拉住手腕。


“你来吧,住多久都行。”


“嗯……我很高兴日向君这么温柔,但是还是算了吧,你其实根本不愿意吧?我知道的,毕竟跟我这种人在一起要承受送命的风险的,日向君为了自己为了大家,不用勉强啦。”


“我是真心的,欢迎你来。”


狛枝凪斗的笑容有些隐去:“日向君你这样就有点让人生气了,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吧?你说你是真心的,那你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最后日向创还是用自己的诚意打动了狛枝凪斗,当天晚上狛枝凪斗就搬进了日向创租的公寓。


狛枝凪斗赞美了日向创的住所简洁干净充满希望。


“日向君的室友不在吗?”狛枝凪斗忽然问道,“抱歉我不是要窥探日向君的隐私什么的,只是公寓的居住方式以及门口摆放的鞋子让我觉得日向君应该是有室友的。”


“猜到说明你聪明啊,没必要道歉的。”日向创把拖鞋递到狛枝脚边,“室友出门旅游了。”


这里不得不对日向创道一声辛苦,狛枝凪斗借住他家他十分欢迎(如果能就此水到渠成,那再好不过了。),可日向创又不想让狛枝凪斗也一起听隔壁.avi,而且再因为这.avi引发什么问题……


日向创不敢设想。


他趁着下午工作的机会搜了一下哪里有什么温泉旅游活动能搞三天以上的,然后联系上他的室友,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两口子送走了。


只求真.安静三天。


有狛枝凪斗在的公寓温暖又美好。两个人合作完成了一顿晚餐,狛枝凪斗的幸运技能很安分的没有在这个感情不断升华的气氛中跳出来彰显存在感。


狛枝凪斗帮着日向创去掉了了蔬菜水果上的根须和泥土,又仔细的把它们洗刷干净。


煮菜的事情日向创做了,于是狛枝凪斗去淘米做饭。


偶尔狛枝凪斗偏过脸,看到日向创穿着居家的针织衫,袖子挽到肘部,握着刀小心仔细地将食材切好,或者他将汤汁乘载小碟子里——日向创的眼睫轻轻地抖了一下,目光一转,他注意到了狛枝凪斗的视线。


“尝尝?”日向创把碟子递到了狛枝凪斗跟前,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狛枝凪斗被发现时有些发窘的躲闪眼神。


“只要是日向君做的,我都会接受的。”


“难得我下厨,尝尝。”日向创像哄小孩一样说道,“给个面子。”


狛枝凪斗也不再推脱,接过碟子,他的指尖擦过日向创的手指,轻飘飘的。


就像一片羽毛轻轻划过日向创的心头,痒乎乎的。


“味道非常棒。”狛枝凪斗的评价及时终止了日向创的心猿意马。


“那我就放心了。”日向创摆出大厨的气质,“准备准备,我们开饭了!”


狛枝凪斗摆饭的时候,日向创一边盛菜一边光明真大地欣赏对方忙碌的背影。


狛枝凪斗一样脱了外套,换上了居家服,他的头发有点长了,大概是散着影响工作效率,狛枝凪斗找了个发绳把头发梳了起来,露出一点点耳朵后面的皮肤。


吃完饭,两个人又一起收拾了厨房,然后窝在沙发里一人抱着一个抱枕一起看起了电视。茶几上摆着有日向创自己屯的,狛枝凪斗带来的,以及两个人一起买的零食饮料。


电视里放的是悬疑电影,狛枝凪斗看的很认真。但日向创显然醉卧之意不在酒,他更多的是关注狛枝凪斗细微的表情变化。


他那么专注,专注的甚至忘了去吃自己举到嘴边的零食。


而且他的眼睛那么亮,那么好看。


狛枝凪斗看着电影入了迷,日向创看着狛枝凪斗犯了痴。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日向创在心理感叹,并且觉得他的告白大业必须提上日程不能再拖了,人生苦短,当及时告白。


日向创是行动派,而且也是直球选手。


等着电影结束(他知道狛枝凪斗不喜欢看电影被打断),他叫了对方的名字。


“日向君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吧,日向君真是温柔,没有在电影的放映过程中说呢。”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打断观影感受所以没说啦。”


“那么就是说,这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狛枝凪斗分析道。


日向创摇头:“不,十分重要,关乎我今后人生的大事。但是这还是比不上让你觉得开心要紧。”


狛枝凪斗愣了一下,他似乎有点愧疚耽误了日向创的人生大事,可在听到日向创说完剩下的话之后,他又手足无措地慌乱起来,连脸上都因为这种慌乱而泛出醉酒似的粉红。


日向创也有点脸红,但是他知道要紧事要赶紧说,强压下那从心里泛出的少年人一样的害羞,他赶紧说道:“狛枝你别紧张,我只是有话要对你说,其实我——”


门口忽然传来门锁拧动的声音,日向创内心拉响警报,而就这么短暂的一分神,他失去了告白的机会和氛围。


两个人一起看向玄关。


由日向创有苦难言仿佛吞榴莲的表情就能看出,回来的是他的室友——


以及他的女朋友。


放过我吧,你们这对脱团狗。


狛枝凪斗倒是友好地打了声招呼,和室友以及室友的女朋友互相做了下自我介绍。


“欢迎欢迎。”室友对狛枝凪斗的借住没有任何不满还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日向创装作不经意的问:“你们怎么回来了?温泉不好玩吗?”


室友不好意思地递上温泉旅游券:“对不起日向君,难得你把旅游券让给我们,但是时间是三天后的,不是今天呢,我们想了想还是把旅游券还给你,你去吧,正好带上你朋友狛枝君,挺好的。”


日向创默默无言地收下旅游券,现在他只想自挂东南枝。


晚上休息前,日向创还是垂死挣扎了一把,眼见室友在厨房倒水,他也凑过去倒了一杯。十分委婉的表达了如果你们晚上情到深处难以自制,请温柔一些,我朋友狛枝那孩子脸皮薄,睡觉轻,那个……就是你懂的……


室友脸色涨红,满心愧疚的说一定一定。


入夜,狛枝凪斗已经睡了,在日向创旁边的地板上,他执意打地铺,日向创执意跟他换,两个人争执不下,猜拳三局两胜。


然后狛枝凪斗心满意足的裹着被子躺在地上对日向创说晚安日向君。


日向创回了狛枝凪斗一个晚安,然而直到月上中稍他还睡不着。


一方面看着狛枝凪斗的睡颜心猿意马,一方面,隔壁.avi确实是压在他心头的一颗定时炸弹。


日向创就这么忧心忡忡地等啊想啊,终于眼皮沉重的要睁不开了。


也就是这时,一声声绵软娇媚的叫声,细腻而清晰的传入日向创的耳朵。


日向创诈尸一样睁开双眼。


“日向君……什么声音……”狛枝凪斗迷迷糊糊地醒了。


这他妈……


日向创连在心里爆粗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深深地无力。


大有转身从窗户跳出去一了百了想的绝望感。


“……我明白了……”狛枝凪斗做了个福尔摩斯思考问题的造型——虽然他不是坐在沙发里,而且他还穿着睡衣盘着腿,但是他是发自内心的愿意替日向创排忧解难。


隔壁声音还在继续,不知道已经是第二场还是说第一场还未完,这边两个人没人关心这个问题。


狛枝凪斗在思考如何帮助日向创脱离苦海。


日向创各种意义上闹心的想自杀,想大家一起原地爆炸。


“我有一个办法。”狛枝凪斗抬头看着日向创——他眼神有些闪烁,似乎在为他的想法犹豫不决。


“什么办法?”


“我不知道是否可行,毕竟关系到日向君……”


“只要能解决隔壁问题,你让我吃一箱樱饼都行。”


狛枝凪斗明白了日向创的决心,他不再犹豫,眼神坚定了起来,他站起身,坐到了日向创的床上。


日向创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狛枝凪斗挽起裤子露出大腿,心里有种貌似要见证什么的紧张感。


狛枝凪斗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拍向大腿,嘴里发出了一声声拐着弯,尾音如同摆动的鱼尾一样低沉又响亮的——




声。


日向创觉得自己眼睛聋了,耳朵瞎了,他无法相信自己看见什么,听见什么。


但是那声音确实是狛枝凪斗发出来的,他这么甜腻的叫着,脸上却被一层粉红侵染,他的嘴角发颤,似乎是忍不住想笑,想趴倒在床上用枕头埋住脑袋,自欺欺人地表示这不是我干的。


然而他还是忠实地履行承诺,尽职尽责地演着这出“GV”。


“……啊哈,日……日向君……慢一点……”


日向创身体触电似的剧烈抖动了一下,然后就定格在了抖动之后的某个僵硬的姿势。


狛枝凪斗喊了他的名字,不是梦里,是真真正正的喊他,虽然这只是狛枝凪斗为了他演的戏。


但是,那一声带着名字的呼唤,如同一颗子弹,呯地一声枪毙了日向创,他不省人事,后面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室友看向日向创和狛枝凪斗的眼神里除了些微的愧疚,更多的是甘拜下风和意味深长。


狛枝凪斗离开之后,室友甚至用一种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态度,拍了拍日向创的肩膀。


后来,后来日向创还是搬出去了。


当然是和狛枝凪斗。


当然,那枪毙日向创的声音以及行为,也不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了。


毕竟正经人日向创被大家冠名的另一个头衔是“超高校级攻略达人”。


他有自信能和狛枝凪斗在一起。


一切都不过是时间,以及时机问题。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