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湿器🍂

© åŠ æ¹¿å™¨ðŸ‚ | Powered by LOFTER
 

手

呜呜呜莫莫呜呜!!!日狛好好在一起真好😭😭😭牵手真好呜呜呜!!!!谢谢莫莫!!!!!😭😭😭

哆啦莫子:

#


日向创和狛枝凪斗在冬天的马路上走着,狛枝在前,日向在后。


这时正是晚上。冬天空气清冷,街道上也空荡荡,并没有什么行人。他们走近一个路灯又远离一个,日向看着泛白的灯光接连落在狛枝发顶,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


他们昨天刚刚成为恋人,经过也似乎很简单。日向创似乎是喜欢狛枝很久了,即使他自己也讲不出来什么原因。不过又有谁能为自己的恋爱辩解呢?爱上谁都不会是什么过错。也许是狛枝有些困了,趴在工作台上睡着了;日向则盯着他看了很久,久到狛枝本人都意识到日向的目光而质问他了。


迫不得已只好交代出自己恋情的日向,犹豫着不知道狛枝会如何应答;而狛枝突然愣住的表情和不相信的一连串疑问,让日向支部长彻底觉得自己得手了。


 


他已经在狛枝身后走了一段时间了,即使两人已经成为恋人了,日向创也仍然是那个脑袋里一根筋的日向创,想接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盯着狛枝空出来的右手,反复犹豫着要不要去牵,但却总是没勇气往前多跨一步——而后狛枝突然回头,疑惑地叫他快走。


日向跟上狛枝,与他并排。“明天可就没这么悠闲啦预备学科,”狛枝数落他,“外出执行任务可不能也这么慢吞吞的哦。”“哪有。”日向一边搪塞着狛枝的问话,一边紧张的攥了攥手心。或许狛枝真的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两人独处?还是说他根本就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紧张?日向猜不出来,但狛枝的右手离他的左手越来越近了——他甚至可以想象到手背触碰时那只手冰冷的触感。他知道狛枝怕冷,他觉得狛枝的手心也一定是凉凉的;他想紧紧攥住它,用自己的手把他的手焐热。


然而狛枝的右手突然毫无征兆的插进了口袋。


日向觉得有些失落,他甚至已经把牵手的动作在脑海里模拟了十几遍;然而机会却失掉了。他看向狛枝,看着狛枝有些上扬的大衣下摆,和他大衣口袋露出的一小截手腕。他觉得狛枝像是完全将自己与世界隔离一般,做出完美防备的姿态,像他平时一直做的那样,不容许别人靠近。


狛枝也疑惑的看向他。“怎么啦?日向君困了吗?”


日向摇摇头。


或许狛枝从来都不喜欢别人太接近自己?他这么想着;也许他自己一个人久了,就不愿意再接纳别人了吧。


 


#


未来机关不单是些鸡毛蒜皮的文件要他们去做,更经常的是外出执行任务。绝望残党仍旧很猖狂,绝望后的世界也很难有什么秩序可言。即使未来机关汇集了众多超高校级的人才,但很多时候面对绝望势力仍是寡不敌众。对日向和狛枝他们而言,世界的绝望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过去的自己所造成的;这不得不让他们在执行任务时更提起干劲来。


这次的任务是接近一部分残党的巢穴,派先行部队先去打探情况,以保证最少的伤亡。或许是上级还不够信任这些曾是绝望的超高校级们,77期生向来被作为外派人员,日向、狛枝和左右田接下了这次的任务。


 


“喂,日向。下午就要潜进去了吧?”左右田放下了望远镜。“看这个天气,下午说不定就会下雪了。”


“不要紧。”日向创抬头看了看天空,“我们要去的目标在迎风坡,那栋破楼又刚好盖在半山腰,下午的大雪刚好能帮我们趁乱潜入也说不定。”


他们现在正在山的另一面,在一个老旧的洞穴里藏身。这种敞口却不深的洞穴在山上还算常见,有的是野兽弃置不用的巢穴,有些则是人为开采留下的痕迹。天气有些冷,三人便在这里等待最后的命令下达。左右田拿随身的工具生起一小堆火,明晃晃的让人安心不少。


 


“任务来了。”日向创跳下他坐的那块石头。洞口的左右田闻声进了洞穴,狛枝直了直身子。“……下午两点,原定A计划执行。”日向的声音停顿了半晌,而后念出了机关传来的简讯。


“……还是A计划?”狛枝反问。


“对。”日向说,“左右田我们三个直接潜入,观察完大致人数,侵入系统电脑之后就全身而退的计划。不要紧的,机关那边会帮我们观察好合适的时机,任务前也会发来路线图,很简单就能完成……”


“不,我不是说这个。”狛枝打断了他,“我这种人,去了先行部队也只会坏事吧?有我在,就算是日向君和左右田君这种身经百战的人也会被拖累的哦。别说完成任务了,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一定呢。”


“狛枝。”日向犹豫了,“这次任务,其实并没有那么难的……”


狛枝撇了撇嘴。“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谎啊日向君。被发现了的话我们会成为绝望残党的人质——我是无所谓但你们可不行;成功了就是未来机关的胜利,第一手资料这么宝贵的东西绝对可以翻盘。成败都在我们三个人身上了,为什么还要冒这个险呢?”


左右田也一屁股坐了下来。“可是狛枝,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吧?你看……”


“我昨晚就上交了B方案,希望由日向君跟左右田君先潜入,我留守在这边。成功了当然是再好不过,失败了的话就由我再想办法救出你们,我觉得也是一个好方案哦。我这样的渣滓,也只能做做后方的工作了。”


 


日向叹了口气,声音在洞穴的内壁回响着,清晰可闻。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事到如今改变机关的计划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那边已经在为三人的共同行动做准备了。况且,机关叫狛枝去还有其他的意图。


“……说实话,狛枝。”日向说,“你也知道,有时候你的幸运还挺管用的……”


“所以机关就想利用一下,提高这次行动的成功率?”狛枝一笑。


“……啊,没错。昨天开会是这么说的,我也提不出反对的理由……”日向揉了揉太阳穴。“单是靠你那套渣滓垃圾之类的贬低言论,我可不能信服啊狛枝。一起去吧?也没什么关系的不是吗。”


“一起去吧狛枝。”左右田也说,“不要老是贬低自己,我们没什么不同的;有困难就一起去解决掉啊。”


 


狛枝凪斗站起身来,黑色西服套在绿色大衣里格外显眼。


“——没什么不同?”他冷冰冰的语气与往常截然相反。


“‘有困难就去解决掉’,你们以为什么是困难?遇到一个自己修不好的机器?还是懊恼自己没有才能不受人喜爱?你们有没有体会过自己的父母因为自己遇难?要是那之后再被人追打呢?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垃圾堆里有什么感受——清楚吗?”


“——不是所有事都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不是所有人的人生都和你们一样顺利。如果不知道什么叫灾难,就请不要用你们的标准来评判我——我跟你们不同。”


 


狛枝说完这番话,转身走出了洞穴。


洞里的气氛很凝重。左右田看着日向,不知如何是好;他还从没见过狛枝这种样子。


说实话,日向创也没见到过狛枝这幅样子——沉重,压抑,而不允许人靠近。他虽然知道狛枝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但也许是看那张总是笑嘻嘻的脸看习惯了,很容易就会忘记这人所受过的灾难。说起它们的时候狛枝也总是笑嘻嘻的说着不要紧,希望在灾难里才会产生——他无法想象一个人该如何背负这些事活下去,更不能想象他是如何笑着谈论这些事的。


而如今,就在刚刚,他才明白了这么一件事:狛枝凪斗根本没有什么超凡的承受力,也并不是忘记了那些过去;他只是不愿意轻易将自己的难过讲给别人听,正如他不愿意别人靠近他一样。


 


#


日向走出洞穴,狛枝正背对着他。


下雪了,正如左右田所说的那样。雪花很大,跟着风四处飘落;往下看,可以看见山脚被雪覆盖的树林大片大片的蔓延。狛枝站在风里,正对着无垠的白,雪落了满肩。日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见他的手仍旧插在口袋里,站成一种很孤独的姿势。他想起昨晚那时狛枝也是这样,将手塞进口袋,让日向失去了紧紧握住他的机会。


“冷吗?”日向问。


狛枝摇摇头。“你出来干什么?”


“我可是狛枝凪斗的男朋友吧?连这点事都做不到的话,不是很差劲吗。”日向创笑了笑,往前和狛枝并肩站着。


狛枝没有扭过头来看他。


“那时候也是这么大的雪。”狛枝说,“葬礼上的所有人也都穿的跟雪一样、四处都是白的。那些人拼了命的指责我,说我害死了我的父母亲。可这是事实不是吗?有什么可辩解的呢?”


日向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狛枝。


“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幸福;超高校级比普通人而言,更有着非凡的才能。而我则是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存在——没有才能该多好啊,大家都是一样的;如果非要为我的才能起名的话,为什么非要叫做幸运呢?”


 


日向眯起眼睛。


“也许我真的不能完全理解你,不能体会到你的心情。我有时候……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有时候还会说一些,没有什么用的空谈,妄想着单凭几句话就去鼓励你……”


“那是你的爱好吧,日向君。”狛枝说,“喜欢靠鼓励别人来获得认同感,只是个老好人而已。”


 


“也许吧。”日向回答,“因为我不是你啊,狛枝。”


“你的心情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你的过去也只有你知道。我所经历的远远不及你,所以我也从来没想过说要完全理解你——”


“我只想成为一个,在你回忆起过去的时候,能站在你旁边的人。这样就够了——什么未来啊,幸福啊,那些空话都不需要;我站在这里就够了,像现在这样。”


 


狛枝转过头,看着日向。


“日向君。你知道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多怕你说出“我会带给你幸福”或者是“我会理解你的”之类的话吗。”


“我不会那么做的。”日向回答,“你也不喜欢别人太靠近吧?”


“因为靠近了就会遭受不幸啊。”狛枝顿了一顿,“今天也是。”


“今天?”


“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留下来,不跟你们俩一起去吗?”


日向摇摇头。他以为狛枝只是单纯的赌气而已。


狛枝转过身,面对着日向。


“——因为我承受了跟日向君交往的幸运,而与此相应的不幸还没有到来。”


 


日向突然明白狛枝毫无缘由的赌气从何而来。他知道狛枝的幸运会给周围人带来不幸,而狛枝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不愿和他们两个一同行动;然而被保护的自己和左右田却坚持原有计划,还非要当成是狛枝在耍性子。


 


“别去想那么多了。”日向说,“我跟左右田执行任务这么多次,还从来没有失败过呢。如果可以的话,尝试一下失败的滋味也不错啊?”


“你在说什么啊日向君。”狛枝嗔怪道,“这可不是一次失败的问题,一旦出了什么事——”


“我知道。”日向回答,“跟狛枝交往的我,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保护自己这点我也还是做得到的。就算真因为狛枝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我可不会放过你的,放心吧。”


狛枝白了日向一眼。


“既然日向君本人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可真是白担心了。”


日向咧嘴笑了起来,随即向狛枝伸出手。


“走吧,外面挺冷的。”


 


狛枝把手递给日向,而后日向发出了惊呼。


“我还以为你不愿意把手给我呢!”日向说,“觉得狛枝一定不是那种愿意跟我牵手的类型,结果这么简单就牵到了!”


“你在说什么啊,日向君?”狛枝一头雾水。“之前不是也有过很多次吗?我从程序里刚醒来啊、你帮我复健啊之类的。”


日向努力回忆了一下。狛枝从程序里醒来的时候,的确是他把狛枝拉起来的;狛枝恢复的时候,也是他每天陪着狛枝锻炼的。执行任务的时候当然也摸过很多次……


他一直以为狛枝不愿意将自己交给他,也不愿意他靠近;后来才发现原来一开始狛枝就一直允许他接近自己,就像他曾经很多次把自己的手安心交给日向一样。


 


“走吧。”


日向说,而后攥紧了狛枝伸过来的,有些凉但却暖乎乎的手。


 




End.


=============




想让狛枝跟日向撒娇!【抱着这样的心情写了




------------


 @加湿器🐣 


加宝!!!!【狂哭


种种原因我末班车都没赶上 æ˜¯å‡èŽ«å­äº† å‘œå‘œ


迟到的生日快乐呜呜呜呜 


为了补偿末班车都没赶上 æˆ‘又瞎扯了一篇假车出来


爱你!!!!!叭叭叭叭叭叭!!!

评论
热度(115)